如果抵制洋货也要写一部历史的话,那么这部抵制洋货史能否成为爱国主义教材不好说,但必是一段激进的历史。中国人前仆后继,慷慨激昂,分别上演了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大合奏,只不过,有的抵制是真爱国,有的抵制则完全成了闹剧。

关于抵制洋货  那些不得不说的历史-亮修网

如果要追根溯源的话,最早的抵制洋货运动应该满足三个条件。一是洋货大量涌入中国;二是华洋冲突,国家受辱,民族主义情绪上升;三零星的、小规模的抵制,还无法形成气候。因为,任何事物的发展的规律,基本都是从星火燎原开始的。

基本能满足以上三个条件的,似乎只有在鸦片战争期间。1840年后,英国向中国大量倾销鸦片。鸦片的盛行,不仅造成了大量白银的外流,还造成国人的体质的严重下降。开放较早的广州,是与洋人打交道的前沿阵地。一些忧国忧民的广东商人率先行动起来,开始抵制英国货,希望以此唤醒国人自强。

但英国谋求扩大中国市场的野心没有丝毫改变,《南京条约》签订后,英国加速了扩张的脚步。根据协议,英国人可以在广州城区居住。广州市民激烈抗议,愤怒的群众上街烧鸦片,冲击广州知府衙门,知府被打,衙门被烧。这在官府看来,明显就是骚乱。出兵镇压后,英国人顺利进入广州。

如果说广东商人抵制洋货还只是初露锋芒的话,那么真正大规模抵制洋货的重任就交接给了北方的义和团。

清末,山东、直隶等地义和团运动兴起,“扶清灭洋”成为义和团主要口号。当时的华洋冲突基本就是国内的最主要矛盾。一直遭到清政府镇压的义和团及时捕捉、准确把握了这种形势,顺利转型,并得到清政府大力支持。于是,在清政府的鼓励、甚至煽动下,义和团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杀洋人、烧洋货,烧杀抢掠打砸抢。

首先最倒霉的是北京、天津两个大城市。作为晚清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天津,城内的洋货实在太多。义和团所到之处,凡是沾“洋”的一律毁掉,扒铁路、烧洋房,就连洋电线杆都要推倒。

当时,很多天津市民的家庭照明以煤油作为燃料。义和团走街串巷,挨家串户,看谁家点的洋油灯,不由分说,进门就给砸了。很多市民晚上不敢点灯,但义和团不罢休,挨家搜查,谁家要是敢私藏煤油,必是一顿暴打。不仅煤油,凡是和“洋”沾边的都不行,洋火、洋布、洋药、洋磁杯等日用品早已进入寻常市民家,最终都成了义和团烧毁的目标。当时很多胆小的市民,不得不主动将煤油倒掉,将其他洋货扔掉。

北京前门一条街,紧邻紫禁城,也成了抵制洋货的重灾区。不仅要烧毁洋货,就是连一个“洋”字都不能见。义和团发现有些药房挂的幌子是“洋药局”,强行让人家改掉,改成“土洋局”。“洋布店”改成“细布店”,“洋货店”改成“广货店”。

当然也有比较牛的商铺拒绝配合,最后发生激烈冲突,义和团依仗人多势众,纠集拳民、煽动百姓将商铺烧毁。西德记药房就是这样一个最早的倒霉蛋。大火蔓延,一千八百家店铺受到牵连。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很多老板欲哭无泪。拳民越干越来劲,四处趁火打劫,西单、骡马市等地也屡遭劫掠。

义和团的抵制洋货,如果说还只是停留三两个省份的话。那么紧接着,一场覆盖全国十余省的大规模抵制美货轰轰烈烈又迅速开始。1904年,美国推出排华法案,禁止中国华工进入美国工作。此举引发华侨华工的大规模抗议,国外华侨游行,国内劳工抵制美货。当时一个口号便是“办货者不办美国人之货,用物者不用美国之物。”抵制活动从福建、广东开始,逐渐蔓延到江浙、上海等地,遍及南方十余省。

美国领事向清政府施加压力,要求限制抵制活动。各地又陆续出现打压抵制的活动,但江浙一带商会表示绝不屈服。《大公报》、《申报》多次发布报道,为抵制美货加油助威。其实,这两家报纸也是外资控制的。

抵制美货的浪潮还是让美国人害怕了。一些在华的美国老板忧虑,担心运动持续下去,恐会让美国很多企业关门停业。果不其然,纽约人寿保险公司就关门大吉了。

抵制英货、美货后,终于轮到了日货。其实,甲午战败后,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有所抬头,在个别地方也曾有零星抵制日货的行为。但真正大规模抵制日货开始,还要从1908年日本轮船“辰丸二号”走私军火说起。在此事的处理上,清政府处处妥协,激起广大百姓的愤怒。广州商会与同乡会率先号召抵制日货,学生上街烧毁日本商品,港口码头工人拒绝给日本人卸船,船运公司拒绝用日本船运输。最夸张的是,广州72个商人决心开一家商店,只卖中国商品。

相比抵制英货、美货,抵制日货的运动持续最久。后来又有反对“二十一条”抵制日货,五四运动抵制日货,当然还有抗战期间。五四时期,北京学生号召“抵制洋货、提倡国货”,得到工商界的积极响应。北京总商会率先行动,一律停运日货。此次活动迅速扩大至天津、上海等全国34个城市与地区。大家不用日本银行钞票、不看日本报纸、不登日本报纸广告、不再贩卖购买日本货。各地大力提成国货,成立国货维持会。一些商号含有“东西”、“日兴”、“日强”等字,被强令去除“东”、“日”等字。

从这段历史可以看出,除了义和团时期以外,大部分的抵制洋货与救亡图存、唤醒民族自尊有关。从这点来讲,抵制洋货虽然不是最佳手段,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能也是有必要的。当时,抵制洋货还是收到了很大效果。美国的驻华公使就曾向罗斯福总统建议,以退还庚子赔款的方式来缓解紧张关系。罗斯福面对各种压力,不得不想办法改善中美关系。后来,胡适等人出国留学,他们正是受益于此。

文|陈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