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青藏高原上的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随处乱扔,以及露天堆积的情况,触目惊心。这其中包括从昆仑山口至五道梁一带,即地处三江源国家公园、属于世界自然遗产——可可西里区域内的公路沿线地带,情况尤为严重。

2006年以来,经济观察网记者多次沿青藏公路自驾。2019年8月,记者又沿青藏公路的格尔木至拉萨段往返,沿途所见即是如此。

就此问题,生态环境部现任督查专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原任要员等受访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一方面包括公路管理等政府部门要管控好现有的垃圾问题;另一面则需要推动立法,将禁止随意丢弃垃圾,上升到立法层面。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注:青藏公路,在3018公里牌的路牌附近的垃圾,2019年8月5日,金冠时 摄。   青藏公路为109国道的一部分,109国道全长3922千米。

重新繁荣起来的青藏公路

青藏公路,亦即109国道的西宁至拉萨段,起于青海省会西宁,终点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全长1937千米,于1950年动工、1954年通车,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柏油公路,也是当前5条进藏公路(青藏线、新藏线、滇藏线、川藏南线及川藏北线)中最繁忙的公路。

在2006年之前,青藏公路沿线的垃圾问题,就已比较严重。

西南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李启彬、刘丹,在2004年第3期《交通环保》杂志上发表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现状及治理对策》一文中,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

“从格尔木到拉萨沿途 ,除公路沿线零星散落的塑料袋等白色垃圾外 ,在纳赤台、西大滩、不冻泉、五道梁、沱沱河和雁石坪等养路工区、兵站所在地聚集了大量饭店、修理店和加油站等服务场所,仅西大滩就分布有饭店三四十家,这些固定和临时单位每天都将大量的生活垃圾随意倾倒 ,在公路旁形成巨大的垃圾带(堆)。如在纳赤台、兵站、养路工区以及商家随意将垃圾倒在公路旁的昆仑河边,其下游的格尔木河就是格尔木市二十余万人的饮用水源;在西大滩,广大商家将生活垃圾直接倾倒在公路旁,从车上就可看到长达数百米的由酒瓶、罐头瓶和塑料袋等组成的垃圾带,非常显眼,且有日渐扩大的趋势。”

2006年7月,青藏铁路开通之后,青藏公路曾一度车流量有所下降,沿线的城市格尔木,以及多个集镇也曾一度衰落。

但是,几年之后,青藏公路的车流量,又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沿线的城市及集镇,如西大滩、五道梁、唐古拉山镇、雁石坪镇,也重新繁荣起来。

“我印象里,从2010年建设拉日铁路(拉萨到日喀则)时开始,运货的大货车,又明显增多了;再到后来,来自驾游的越来越多。”家住在格尔木的藏族居民才尕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回忆。

2013年前后,中国进入了“汽车社会”。根据国际通行标准,每百户居民汽车拥有量达到20辆以上,就是进入“汽车社会”。2019年2月,中国商务部在“2018年商务工作及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8年中国城镇家庭每百户汽车拥有量,已经从2013年的21.5辆提升到了40辆。

汽车社会的到来,同样使得进入青藏公路的自驾游车辆日益增多。

此外,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成倍增长,也使得从青藏公路运输物资进藏的车辆,增加了很多。

2018年1月2日,西藏经济工作会议公布的信息显示:2013年至2017年,西藏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7749.9亿元,投资额年均增长在20%以上。而这7749.9亿元,“相当于1978年至2012年西藏全区固定资产投资总和的1.9倍”。

同年4月,西藏自治区住建厅公布的信息亦显示,2017年,西藏城镇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实际完成投资103.56亿元,同比2016年,增幅高达199%。

那么目前,青藏公路日常的车流量到底有多大?

2019年9月,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一位官员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因为青藏公路属于不收费的国家二级公路,他们并不掌握这条公路的车流量数据。

在此前的2019年8月5日,交通运输部主管的“中国交通新闻网”在《高原康庄道越走越宽广——纪念青藏公路通车65周年综述》中,引述青海湖公路段一位工作人员马明强的话称,在夏天的旅游旺季,“每天车流量超一万辆”。

而在2004年李启彬、刘丹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现状及治理对策》论文中提及,彼时青藏公路日均通行客货车辆是3000多辆。

青藏公路上越来越多的车辆,加上因为高原特殊气候条件下,道路养护往往又多在气温相对较高的夏季进行,造成了堵车经常性地发生。延绵数公里乃至更长距离的车龙,在夏季里,几乎每天可见。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世界自然遗产“可可西里” 亦垃圾遍地

世界自然遗产“可可西里” 亦垃圾遍地

也就是从2006年开始,经济观察网记者十余次沿青藏公路自驾以及深入青藏高原牧区之中,实地见到了公路沿线的垃圾越来越多。

经济观察网记者获得的一份青藏公路沿线垃圾调查报告显示:

2013年10月16日至18日,来自全国多所高校的40名大学生、志愿者和可可西里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开展了一项“清洁青藏线”垃圾调查、清理活动。

在从昆仑山口至唐古拉山口450公里的青藏公路两侧垃圾统计结果显示,共发现:“塑料饮料瓶63602个,占调查总数的40%;易拉罐43546个,占调查总数的27%;塑料袋及其他塑料包装25588个,占调查总数的16%;玻璃瓶7416个,占调查总数的5%;纸质垃圾13913件,占调查总数的9%;金属垃圾5122件,占调查总数的3%。垃圾调查总数为159187件,除了金属垃圾以外,其他几乎都为食品、饮料包装及其他生活物品包装,占调查垃圾总数的97%。这些垃圾主要来自卡车司机和游客的随意丢弃。”

这项调查还表明,“青藏铁路2006年通车至今,由于采用封闭式车厢,几乎没有对沿途环境产生直接影响”。

上述调查亦指出,“这些主要由不可降解塑料包装组成的垃圾,不仅破坏草原景观,还污染可可西里草原及长江水源地,更直接对家畜和野生动物造成危害。目前,青藏公路沿线居民点已经出现以垃圾为食物的‘垃圾羊、垃圾牛、垃圾狗’,不能被消化的塑料制品常常导致牛、羊生病、死亡。”

随后几年,当地政府部门和环保公益组织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应对这种严重的垃圾问题,这包括从格尔木市郊到唐古拉镇,建立了6个集中收集、运输垃圾的“绿色驿站”,对自驾车游客进行环境教育、在部分牧区开展“垃圾换食品”计划,鼓励牧民收集草原上的垃圾等等。

但是,情况并未有得到根本的改观。

2019年8月,经济观察网记者从青海格尔木市往西藏拉萨方向的公路往返自驾中,对此感受强烈。

从格尔木市出发,沿青藏公路,越过海拔4768米的昆仑山口,即进入可可西里保护区的所在地。

在青海省政府官方网站的介绍中,可可西里为蒙语,意为“青色的山梁”,亦被誉为“美丽的少女”,藏语称该地区为“阿青公加”。

1995年,青海省政府将可可西里地区列为省级自然保护区,1997年12月国务院批准并公布其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中国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

2004年,随着电影《可可西里》的公映,可可西里被越来越多的国人所熟知。2016年,青海省部署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可可西里成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区域;2017年7月,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可可西里经世界遗产委员会同意,获准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但是,进入可可西里之后,无需下车,沿途随处就可见到在青藏公路两侧丢弃的各种垃圾,如易拉罐、塑料瓶、塑料袋、纸盒等等。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青藏公路,刚刚进入可可西里区域内,公路一侧的垃圾即随处可见。 2019年8月5日 金冠时 摄

这些垃圾大多散落在公路外延5米内的范围里,仔细观察,不少垃圾也被吹入了公路之外的草原深处。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青藏公路路边一侧的垃圾,2019年8月10日,金冠时 摄

在部分地段,距离公路大概10-20米的范围内,还形成了巨大的露天垃圾堆,乃至垃圾坑。

比如3018公里牌至3028公里牌之间,至少就有两个这样的垃圾堆(坑)。其中一个垃圾坑长约100米,宽不下10米,坑中包括各种生活垃圾,也有建筑垃圾,走近垃圾堆,即闻到恶臭扑鼻,并见到喜欢食腐的渡鸦,在其中活动。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青藏公路一侧的露天垃圾坑,2019年8月10日,金冠时 摄

在一些青藏公路沿线的建筑物周围,如可可西里藏羚羊观景台周边,在中国移动的通信塔,也都撒落了不少的垃圾。

在一个中国移动的通信塔周围50米内,经济观察网记者绕塔一周,大致见到的各种垃圾就超过30件,包括易拉罐、矿泉水瓶、方便面盒、烟盒等,也有大块的建筑垃圾。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青藏公路一侧,中国移动通信塔旁边的垃圾,2019年8月9日,金冠时 摄

在青藏公路沿途的一些集镇周边,垃圾问题更加严峻。以记者所见,其中以五道梁的情况最为严重。

五道梁有饭馆、修车铺、加油站、宾馆、商店超市及诊所等各类场所,至少几十家。除集镇周边的各处垃圾,就在集镇上,还有一个占地至少几亩的垃圾地带,污水横流、臭气扑鼻、各种蝇虫、老鼠、粪便,遍布其中,令人望而却步。

应对高原乱扔垃圾 需立法严惩

青藏公路沿线的垃圾问题,由来已久,政府部门及民间也一直在努力应对。

“其实我们一直在捡垃圾,总的量,算起来捡了不少。这包括有公路的道班工人们在捡,草原的‘管护员’们在捡,不少志愿者也在捡——有些明星,像胡歌,几次跑到青藏高原来捡垃圾。但是与这种几乎每天都有不少人、都有不少车,在扔垃圾的情况相比,大家捡的力度、力量,还是太小了。”2019年8月,格尔木的一位环保志愿者扎西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2019年7月,娱乐明星胡歌在玉珠峰下、青藏公路旁,参与捡垃圾活动。图片来源:同行的志愿者提供

2019年8月9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靠近可可西里保护区边缘的青藏公路沿线,也参与了现场捡垃圾的活动。在大约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十多位志愿者,每人都捡到了满满一大袋的垃圾。

这些捡拾到的垃圾,包括易拉罐、塑料矿泉水瓶、废橡胶、泡沫、塑料袋、鞋子、桶装方便面的桶,也包括破碎的啤酒瓶、大块的破玻璃、锋利的金属片等等。

逐渐被垃圾围堵的青藏公路-亮修网

2019年8月9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青藏公路沿线,靠近可可西里的边缘地带,捡到的垃圾。 金冠时 摄

在当日的志愿者活动中,有一位曾供职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政府要员,他表示,应对青藏公路沿线的垃圾问题,需要从立法层面着手,“随手乱扔垃圾,现在只是一个道德问题,但在青藏高原,在可可西里,在这样的国家公园,世界自然遗产范围内,可以且需要将之上升到一个法律问题。即推动立法,以法律形式禁止乱丢乱扔垃圾的现象。”

2019年8月23日,生态环境部综合司监督专员夏光,就此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也同样表示,应对青藏公路沿线的垃圾问题,“无外乎是‘防’(防止)和‘清’(清理)。从管理权限上,公路的管路部门有这个职能,也可以通过法规授权的方式,立法从重处罚乱丢垃圾者。”

来源: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