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诫》:在一个分不清黑与白的世界里,千万不要靠猜-亮修网

电影:《第一诫》

主演:余文乐、郑伊健

简介:

李国强在一次巡逻时,击毙被通缉多年的连环杀手,及后更非自愿性地被调派到另一部门——杂务科,自此展开了一连串的灵异通缉之旅。有别于警队除暴安良、歼灭罪恶的英勇职务,杂务科处理不寻常案件的手法,往往是耐人寻味得令人无所适从。杂务科另一要员,性情古怪兼嗜酒如命的部门主管黄SIR,他与李SIR合力为杂务科解决每一个不寻常的求助,消除每一个求助市民的恐慌。在执行任务的同时,黄SIR煞有介事地向李SIR声明杂务科的第一诫:这个世界没有鬼!

事实上,这条第一诫只是个谎言。杂务科处理不寻常案件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不择手段地隐瞒社会上的灵异事件,减低社会恐慌。

对警队工作充满热诚及抱负的李SIR,有感杂务科的真正任务有违道德。为了社会安定,警员应否隐瞒真相?这样又能否获得真正的公义?正当李SIR坠入思想挣扎的同时,杂务科正面临极具威胁的连环鬼上身案件。一具穷兇极恶的鬼魂正将二人逼上死亡边缘。

最后,捕猎者竟成为被捕者的猎物……

观后感(建议看完电影再看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很久没看过这种让人纠结的电影了。也不得不佩服导演的脑洞,结局竟然是…

——这个世界有很多种鬼,大多数都是幽灵,个个都被锁在一个伤心的地方。

很久没看香港电影了,尤其是“鬼片”。

恪守职责、意志坚强的小警察余文乐,穿长风衣、喝洋酒,听黑胶唱片跳舞的老警察郑伊健。虽然有送外卖可爱的小女孩、老警察和充气恐龙跳舞此类的调剂,但电影还是一如既往像所有鬼片一样以一个所谓的“杂务科”所要处理的种种幽冥诡异事件展开并以闪烁的画面和惊悚的音乐营造了此片的基调。
当看到片中的往生的男女老少突然站起坐起或怎么以某种方式出现,虽然还是会不自然背后一阵阵的发凉,但对于我们这些从大学时代就开始有各色妖魔鬼怪不断涌到你眼前的人来说,这个片开始并没“吓到”我,很多片中的经典桥段不断地被借鉴到这部片中。

变成鬼的坏人,更加嚣张、变本加厉,倒更能为所欲为了,而没有制约因素,对付这种被鬼上了人身的,只能杀死他,如若不然,他会像细菌一样从一个人身上传到另一个人身上,而鬼上过身的人就三魂不见了七魄像没有思维的木偶一样,只剩下一个躯壳。

这样故事的构架显然是经不起我们东方传统的神鬼理论推敲的。也就有了我对这一幕幕情景的气愤:被鬼上了身的学生模样的女孩儿,看着你拿着圆规朝自己的大腿上一下一下的戳,戳的这叫一个开心,挑衅的眼神好像叛逆的孩子在父母面前自虐;头发挽头发,六个女孩儿,在带头大姐(鬼上身)的带领下,从楼顶一起坠下,摔为一堆肉泥,跳下那一刻女孩儿那不屑的轻笑,熟悉的似乎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随着做了鬼的连环杀手报复游戏的进行,整个电影的精彩之处到了:它上了一个女警察的身,用枪指着小警察,说出了这一系列事件的缘由:这个鬼就小警察开始打死的连环杀手,他被小警察击毙后,发现当鬼更好玩,怀着生前对少女的痛恨和对小警察的仇恨,他不断鬼上身害人,现在就是要找小警察报仇。当两人厮打,小警察用枪指住鬼上身的女警察时,穿便衣的小警察被两个二b同事死死的按住,痛苦无奈的看着鬼大摇大摆的离开,等他大声的喊出警员守则,挣脱了那两个白痴同事时,小警察似乎意识到什么了,他疯狂的跑回家里,那有他最重要的人,还是两个。当他拿着枪在家中搜索完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有被他吓坏的老婆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警察和小警察在一个仓库等待最后的决战,两人并排坐好,朝向大门,“总之,谁进来,就打谁”。
该来的总要来,其实我们也能猜到来的人无非那几个,人来了,是老警察的前妻,小警察举起了枪,老警察拦住他:你给我三分钟时间,让我证明她没有鬼上身。不要怀疑的老警察的智商,音乐响起……我们不妨想象一下老警察看到她前妻进来时的心态:完了,她被鬼上身了。亲手开枪打死她还是亲眼看着她被小警察打死?她死了,我还有活下去的意义吗?不如……最后一直探戈跳完,鬼从老警察前妻的身上转移到老警察的身上,小警察痛苦的开枪打死老警察,小警察升为“杂务科”的头。

小警察回到家中,镜头中她老婆的照片和枯萎的花草映衬显现,小警察和他老婆ML的镜头“交错”闪现,故事不知不觉中开始变幻:在小警察冲回家时,那个被鬼上了身的女警察已然上了她老婆的身,又从她老婆上了小警察的身,留下她老婆一个美丽的躯壳,像没有灵魂的芭比娃娃蜷缩在浴室的角落。上了身的小警察开始了杀戮,杀同事,杀老警察。

镜头切回小警察的家,小警察坐在床头吸完一只烟,回身把烟摁灭在她老婆的裸被上,美丽的芭比娃娃睁着一双木然的眼睛,一颗眼泪从脸颊滑落。老警察的老婆打着打不通的电话一个人哭泣着离开,后面坐着老警察的灵魂。

开始看下来会被最后的结局弄迷糊,其实导演玩了一小把戏,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在被鬼上身的女警察离开被两2b摁住的小警察后,它可以走两条路,故事也就开始了分叉:第一,像片中开始发展的一样,去仓库的是老警察的老婆,跳舞,上老警察的身,小警察开枪打死老警察,小警察和老婆幸福的生活下去。所略去的是被上了身的女警察杀他们的同事,和老小警察约定最后决战地点,再去找老警察的老婆鬼上身,这样以老警察的老婆的面目去见他们。第二,像片中后面一些散乱的片段中那样,鬼上身的女警察去了小警察的家,鬼上身小警察的老婆,他老婆鬼上身小警察,小警察去杀同事,约定决战地点,杀老警察,鬼上身的小警察蹂躏剩下躯壳的小警察的老婆,鬼继续为害人间。老警察的老婆伤心的离开。

看完这个电影后,一段时间里都很不舒服,最后小警察的老婆木然的眼睛和滑落的那颗眼泪,很长时间在脑中都挥之不去。也许还是不习惯此以此种方式结局的电影吧,虽然也看过很多非“大团圆”式的结局,但我还是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更能接受,内心深处存在一套因果循环的善恶法则。回头想想,其实导演已经够仁慈了,不管怎么说还是给了我们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局,但同时,似乎他不想就简单给我们一个结局、一个答案。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以前有人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有一天,有个男人拿着一只枪走进森林,想去捉熊,他一直以为熊不是黑色就是白色,但是到了最后,那男人被一只大灰熊吃掉了……”

——在一个分不清黑与白的世界里,千万不要靠猜(影评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