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主演:夏雨、宁静

简介:20世纪70年代初的北京,忙着“闹革命”大人无空理会小孩,加上学校停课无事可做,以军队大院男孩为突出代表的少年人便自找乐子,靠起哄、打架、闹事、拍婆子等方式挥霍过量的荷尔蒙。马小军(夏雨 饰)就是这样的少年,他的嗜好之一是趁别人家无人用万能钥匙将其锁打开,溜进去耍玩一番,正是用这样的方式,少女米兰(宁静 饰)的照片先于其人入了马小军的双眼。通过院里的“头儿”刘忆苦(耿乐 饰),马小军又见到之前在炮局偶然瞥见过一眼的米兰,开始正式将其当作梦中情人,然而在米兰眼中,马小军不过是毛孩一个,她中意的人是成熟、稳重、帅气的刘忆苦。自此,马小军迎来五味混杂的青春期生活。
本片改编自王朔短篇小说《动物凶猛》。夏雨凭此片获得第51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狮奖)。


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或快乐或忧伤,或懵懂或彷徨,但每一天都阳光灿烂,每一天都在演绎着不同的成长。本片讲述了七十年代军区大院,一群少年的生活,通过少年生活的琐碎,体现出成长的主题。

《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个成长少年的一场春梦-亮修网

影片中对于道具的把握与选择较为突出,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避孕套和钥匙。影片中关于避孕套的镜头是马小军独自一人在家中,将避孕套当做气球,像炮弹一样横冲直撞,这体现出马小军对于“性”的完全不懂,在当时他的认知里,实在不明白一个橡胶气球跟性有什么关联。影片中后来在马小军弟弟出生时提到“那个扎破的气球跟弟弟的出生有关”,这一段中,将避孕套由炮弹贬低到一种可有可无的程度,只因为一个破,就将人们意为极其宝贵的新生命带到了这个世界中,这是对于性的讽刺。而通过这些铺垫,影片即将结尾时,马小军试图对米兰强奸,这些情节,都是以马小军对于性的探索一一引出。在影片中这些情节的设置,使马小军心中对性由神圣到平凡的态度悄然发生,而这,正是少年成长路中关于性的一种探索。

在影片中,有一段对于马小军手部用搓刀打磨钥匙的镜头特写,以及在影片后来中提到的一句“每当锁舌当的一声跳开,我便陷入无限的欣喜之中,这种感觉只有二战中攻破柏林的苏联红军能体会”。这一段借钥匙这一道具,体现出马小军对成人世界的一种探索态度,他不断地用自己配出的钥匙,一家家的留门撬锁,窥探着在他眼中可望而不可及的成人世界,他想要了解,想要窥视大人的秘密。同时,他用钥匙与撬锁为他溜进米兰家做出了铺垫。影片总体,是在通过钥匙表现出少年对于成人世界的渴望与成人世界的探求。

影片中对于光线的处理,运用视听语言构建出有意味的形式,区别于观众所看到的正常事物。其中米兰在水房洗头发的镜头中,水房原本在人们认识中应该是阴暗潮湿的代表,导演却通过光线的处理,使水房显得明亮有诗意。这对于表现马小军对米兰的暗恋,这种懵懂的爱情,以及马小军对爱情的向往,都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同时,马小军帮助米兰洗头,也是二人之间暧昧不清关系的一种体现。另外,影片中对于色调的处理,多用黄色,明黄等暖色,对于各种光线的处理,都体现着一种阳光灿烂的意味,即与片名阳光灿烂相呼应,又隐隐切合与成长的主题。

在讲述马小军与米兰几乎天天见面的这一组镜头中,马小军对米兰吹嘘本不属于自己的英雄事迹,米兰拉手风琴,唱歌跳舞。导演通过大量的太阳光,又借助飘动的窗帘、墙上的光影等,营造出朦胧梦幻的意境,这种朦胧又美好的画面是马小军内心的一种映照,是马小军青春期对爱情的向往和憧憬。青春期的马小军单纯又懵懂,只能将那些别人做过自己却不敢做的“英雄事迹”安到自己的头上,以此在米兰面前吹嘘自己,这可能是他那个年龄对异性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而成熟的米兰似乎看穿了马小军幼稚的把戏,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尽情的同他玩闹。这种朦胧虚幻的画面似乎显得有些不真实,成年后的马小军也分不清这些是真实存在还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但总归这些都是马小军青春懵懂时期最美好的一段记忆。

影片对于声音的处理,不仅体现出当时的时代特殊,切合中国文革时期的特色,同时又在一定条件下,使影片主题更好的表达出来。在马小军一群人打架的背景中,影片背景配乐是《国际歌》。影片将工人阶级战争的歌曲作为一群痞子打架时的配乐,这种反差似乎显得不合常理,但也与后面马小军提到可能根本就没有打群架,都是自己的想象相呼应。而且以这种方式,体现出当时时代背景中的英雄主义色彩,同时也体现出少年眼中对英雄的理解,在他们看来,出风头、下狠手,就是讲哥们义气,就是有勇气,就是对得起兄弟,就是英雄;在他们看来,在喜欢的人面前,这样大打出手,逞强出风头,就是耀武扬威。影片借助声音的处理,通过这一情节反映出,少年在成长中对于热血与英雄的理解。

影片在马小军被孤立后,独自去泳池的镜头中,去掉了所有的现场音效,只剩下缓慢沉重略带哀伤的背景音乐。这一片段中,只通过画面与背景音乐所展现出马小军在被同伴孤立后,以为自己从高高的跳台上跳入水中就能再次回到他们的小集体,但是背景音乐以及大量运动镜头,体现出马小军依旧被排斥在外,通过声音的代入,使观众进入一种对于马小军的同情之中。当镜头停留在空旷的泳池内,蓝色池水与马小军的画面,配以哀伤沉重的音乐,使人们想到成长中的坎坷与孤单。而影片通过背景音乐的渲染,很容易将观众带进那种孤单,被排斥,被孤立后的孤独与哀伤之中,以及对于成长,对于友情朋友,甚至哥们儿的茫然。

影片通过代表性探求的道具,明亮带有成长意味的色彩,以及具有时代特色成长气息的声音,共同向观众诠释出导演想通过对于性,对于英雄,对于成人世界,对于爱情,对于孤立等各个具体的方面来诠释表达出成长这个比较宏观的主题。

在青春的日子里,不断对成长的探求,不断的微笑。不断地,就陷入回忆,回忆那些日子,再重复的讲述,讲述那些带着阳光气息的,关于成长的小事。